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选择与尊严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43|回复: 3

生命:希望、选择与尊严(康轶)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3 14:03:51 |显示全部楼层

一、医学进步的意义是争取美好的希望

        

2015年2月5日,父亲右侧基底节区脑出血,70ml破入脑室。2小时后进行了开颅手术,手术进行了8个小时。推出手术室进入ICU的电梯,护工人员对我说:手术做得很细致、很成功,接下来就看老爷子的命运了。次日脑CT检测,又有40ml出血。医生给出的选择题是这样的:一是再次手术,结果无法预计;二是保守治疗,自行吸收,结果无法预测。


最终我们选择了第二种方案。帮我做出这样选择的主要力量是“怕爸爸太痛苦”甚至“死得难看”。当我第一次进入ICU时,看到开颅、气管切开、各种管子,我觉得医疗还是太落后了,而人在重症时简直就是一块“木头”,而医生简直就是“木匠”。



很幸运,3天后父亲醒来,手不停动,我仔细观察,发现他写了一个“笔”字。于是我们找来笔,父亲写到:只是头痛,放心。面对这个简单的表达,我渐渐明白了医学的意义,那就是争取美好的希望,而不是成就美好的事实。


由于这样的选择,父亲还算幸运,尽管由于病理原因不能下床,但是他慢慢恢复了语言能力,并且能够在床上自己吃饭、看电视、跟我们聊天,无论对于父亲还是我们自己,都感受到了劫后余生的一点幸运,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没有这样及时理智的决定,也许父亲会更痛苦,也许不会有接下来一年的生活体验。


二、唯一的眼泪


父亲出院后的七个月,我们悉心照料,每天翻身、拍背、按摩。尽管我们每天感觉身体疲劳,但是内心非常知足。从出院后的第八个月开始,父亲开始不间断的继发性癫痫,做了各种检查,服用了各种药物,可效果很差。父亲的状况开始恶化,自己没有办法坐起来、没有办法动手吃饭、无法吞咽、睡眠呼吸暂停、肺感染、微循环变差、紫癜出现。

  

2016年3月9日,父亲进入了重症医学科,每天容许家属探视一次。3月10日,当我进入ICU时,我们按照床位号找到父亲,看到父亲浑身插满了管子,双鬓斑白,瘦得胸骨突出,微侧躺着。一天前父亲双鬓的头发绝对不是这么白,我们简直都不敢相信,过去的24小时,在这里发生了什么,父亲一个人经受着怎样的绝望和痛苦。我和大姐甚至都不敢讲话,因为我们不足够坚强,怕影响父亲的情绪。

  

由于探视时间只有30分钟,我们迅速平复心情,走到父亲的面前,告诉他过几天就能回家了,没有什么大问题。我第一次看到了父亲流泪了。他看了看我们,闭上眼睛“休息”。父亲向来坚强,而过去的24小时,父亲多么希望和我们商量一下是否接受这样的治疗,哪怕他痛苦些,也希望我们在身边陪伴。

  

当天,医生告诉我父亲肾衰竭、肺感染严重、血小板极地,生命很危险。医生建议气管切开、输血小板、继续插入一个新管子。我问医生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医生说:维持。并且告诉我,有好多人气管切开后又活了五六年。



最终,在亲人和长辈的帮助下,我决定放弃,带父亲回老家。做出这样的决定,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维持生命是最没有品质的生活;二是看到父亲的眼泪,我能想到极度的痛苦多半让人想到不如离开,就算坚持也多半是为了亲人,而他面对这选择之苦;三是家庭财富的在此阶段无意义的消耗(这一点也许是最难说动自己的,也是最难说动亲戚、相亲的。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说,金钱不仅仅代表着吃饱穿暖,还代表着更美好生活的基石,这种基石无论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一种希望和力量。)


三、平静的离开

2016年3月13日,经过与医生沟通,我们决定放弃治疗。来了很多朋友,大家组成了车队,8辆车从医院护送着父亲回到了农村。父亲,离开农村已经快20年了。回家后,父亲见到了年轻时的伙伴、见到了自己的亲朋挚友,他精神焕发,病情有逐渐变好的迹象。


回家后我们安装了暖气,把老房子收拾的温暖而干净。我们找到医生,每天输液治疗。并且我们做了食谱,每天为父亲做饭汁,尽量保证鼻饲的营养。在这个老房子里,我们悉心照料,每天都有好多亲朋好友来看望父亲,在医院里我们与时间赛跑,回到家我们与时间握手言和。这个房子是1987年建的,当时是我们村子里最好的房子之一,父亲常常引以为豪,我们也一直认为,这代表着一个人的生活热情。我想,父亲在这个房子里选择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站,应该心满意足了。


2016年3月26日,父亲走了。在家人们的陪伴下,我们一一告别。先是叔叔姑姑告别,再是大姐母亲,最后是我。我对父亲说:爸爸辛苦了,好好休息吧,请放心我会照顾好大家。谢谢您一生的付出,子孙后代永远感激您。大概10几秒后,父亲停止了呼吸,平静而安稳。

  

父亲去世时,63岁。



对每个人来说,死亡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无论是给父亲做出的决定,还是自己将来面对这样的选择,我都想坚持这样的原则:争取可以争取的,放弃应该放弃的,用积极努力争取希望,用理性平静握手无望。而区分希望和无望的,应该是生命意义和医疗技术的常识。



注:本文作者为网友康轶。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2-12 12:00:53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顺祝吉祥!

Rank: 1

发表于 2017-2-18 09:14:09 |显示全部楼层
在医院里我们与时间赛跑,回到家我们与时间握手言和。

——正确的选择!

当看到“当我进入ICU时,我们按照床位号找到父亲,看到父亲浑身插满了管子,双鬓斑白,瘦得胸骨突出,微侧躺着。”这一段时,真的心里一紧,担心不好的结果,幸好最后的选择是正确的,结果也很美好。
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Rank: 1

发表于 2017-3-17 13:04:28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虽然老人年纪并不大,但是生命走到终点,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对当事人是最大的安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选择与尊严 ( 京ICP备13001425号 )

GMT+8, 2018-1-20 04:45 , Processed in 1.09200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