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选择与尊严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60|回复: 1

关于死亡的感悟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18-2-19 11:07:36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有两个人的死讯给我很大的冲击。
一个是我的同事邻居,也是走的比较近的朋友。
他是建筑业的专家,从事建筑施工四十余年,心心念念都是和建筑事业有关的事。师从其岳父,一个毕业于西南联大,共和国早期的水利专家。踏入这个行业,就此沉迷不拔的钻了进去。他的性格很耿直,说话不留情面,处理工作和人事都简洁直率,这令和他共事的人都有点敬畏和惧怕,也因此少了很多机遇。
前些年因工作关系我有机会介绍他去为上海市建筑业协会的建造师培训讲课。一开始因为他的学历不如其他教师的资历来的漂亮,他的所有学历都是经自学取得的,所以只谋得试讲的机会。
我很忐忑,以他的自负,怕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而他却欣然接受,并不在意给他的课题是别人不愿接手的,特定的内容,只讲寥寥几次,备课量很大,以世俗的眼光看,投入产出比很差。而他,却欣然前往,乐此不疲。
结果一炮打响,在学员中获得极高的评价。
他从四川到上海,从水利基础工程到市政、建筑,四十余年一直在基层现场,从未脱离实际;他一路干中学,学中干,积累了极为丰富的实践经验。他强记博学,对建筑业的政策法规都随手拈来,一上课,神采飞扬,侃侃而谈,乐此不疲。他的学生,都是建筑界的项目经理,建造师,遍布全市各重点施工现场的指挥者和技术负责人,都是在现场摸爬滚打的实干家,能令他们信服的人实在不多,而他,获得了满堂喝彩,课上,学生们静心聆听,课下切磋者络绎不绝。很快,他的名声在上海建筑界鹊起。我想,他在其中应该收获了满满的自信和快乐。
不料去年秋天,偶尔在小区看到他,怎么如枯萎了一般,突然消瘦而蹒跚,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光彩。隐隐感到了担心,问他,说刚患病初愈,在恢复中。说中药反应大,已经开始好转了---
17年12月中旬,飞海南避寒的前一天中午,在菜场看见他夫人,我叫住她问起她先生的身体,她立马哭了,说老陈没多少日子了,我大惊。是最恶性的肠癌,转移后才发现,医院已经告知没有治疗手段了。
老陈殁于18年1月17日,终年68岁。他叫陈克明。

第二个是早年的同事的妻子,记忆中还是他们刚谈恋爱时白白净净,笑眉弯弯的一个女孩的印象。几个来海南相聚的老同事告知的消息,令我惊愕,据说她是摄影爱好者,在去西藏采风时高反去世的,殁于去年9月。
闲来无事,搜了一下网络,打入这个女同事的名字,居然搜到了一个很长的视频,有人精心为她制作了摄影作品和追悼会的影像,为她的离去画了一个总结性的句号。看着那些唯美的风景大片,看着她自信快乐的留影,可知这些年她过得快乐且充实,走遍了大江南北,留下了无数值得怀念的美好瞬间。看着她丈夫在追悼会上悲痛欲绝的样子,叹息人生无常,刚还是快乐的远行,却不料一去不归,给家人朋友留下无限的哀伤。而静静躺着的逝者,我却依稀觉得她是快乐的,满足的,因为是一路快乐着,欣赏着,充实着,活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直至戛然而止。
她叫刘裕茹。

Rank: 1

发表于 2018-2-19 11:19:50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很多人都不愿直面死亡,噤若寒蝉,却不能阻止我们遥望逝者的背影,感慨其一生的历程。我们的年龄,注定前半生是和绝大多数人一样,随着国家的命运跌宕起伏,坎坎坷坷,后半生则随着社会的变革,慢慢度入佳境。
很欣赏某篇文章的一句话,努力勤奋,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是的,现在社会进步变化极大,我们这一代已经被远远甩在了沙滩上,若要活的精彩,就要不断学习更新,接受变革而不是抱怨,与岁月和解,与健康和解,与人和解,聆听自己内心的诉求,努力去做让自己内心愉悦的事情,笑看岁月更迭,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把每一天都过得妥妥帖帖,此生足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选择与尊严 ( 京ICP备13001425号 )

GMT+8, 2018-8-16 07:59 , Processed in 1.076402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